|
22 ~ 29℃ 多云 上海天氣詳情
客房預訂
入住日期:
離店日期:
預訂

酒店位置

酒店位置

新聞中心

中國戶外無動力樂園發展現狀和前瞻

發布時間:2019-09-08

    隨著我國城市化水平的提升與文旅市場持續快速增長的需求,戶外無動力樂園正逐漸成為一種新興的游樂產品類型,并逐步形成與教育、與鄉村、與景區、與度假、與IP等發展環境的多元結合。未來,中國戶外無動力親子樂園日益成為多元業態綜合發展的“黏合劑”,越來越凸顯“主題化”特色,并可能成為重要與精準的線上流量入口,但缺失標準等問題也在困擾行業的發展。本文嘗試對我國戶外無動力樂園的發展與演變進行梳理和展望,供相關行業的讀者分享。

  一、中國戶外無動力樂園行業的總體狀況

  有別于一般意義上的“游樂場”,戶外無動力樂園,是指以無動力游樂設施設備為主要內容,以3-14歲兒童及其家長共同組成的消費者為主要服務對象,以封閉運營并追求最終的盈利為目的,以有組織有導向性的游玩方式為行為特征的,具有獨立商業意義的產品與服務的空間集成。國內無動力樂園的雛形可追溯到二十世紀80年代。在三十年的行業發展歷程中,絕大多數“樂園”都是以“無動力類游樂設施的組合”形態而出現的,并不能真正稱之為戶外無動力“樂園”。真正獨立運營的戶外親子無動力樂園,出現在2016年。成都松鼠部落作為這個模式的先行者,于2013年開始謀劃,2016年正式建成落地。此后,全國范圍內以長三角、京津冀兩大城市群以及華中區域省會城市周邊,出現了一批類似的項目。其中,能代表親子戶外無動力樂園發展水平的有:2017年10月1日開園,全國首個以親子研學教育為特色的長沙貝拉小鎮;上海迪士尼國際旅游度假區創新導入的季高兔窩窩親子園,首次將親子游樂社交作為產品打造理念;北京大美兒童世界,圍繞兒童樂園構建了城市近郊休閑度假綜合業態;中國首個田園綜合體無錫“田園東方”項目內打造的拖拉機農場和植物大戰僵尸樂園,為田園綜合體發展植入了新的功能要素與IP化做法;2019年6月即將開園的、全國規模最大的珠海橫琴星樂度露營小鎮的星奇塔無動力世界,將親子戶外無動力樂園與露營地融合發展。

  除上述這些具有代表性的項目之外,國內還有近千個小規模的“園中園”式戶外無動力樂場,共同推動著將戶外無動力游樂這一新興文旅業態的普及與發展。

  (一)“無動力”概念的正式出現

  2011年12月30日,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和中國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共同發布【GB/T27689  2011】《無動力類游樂設施兒童滑梯國家標準》,2012年6月1日起正式實施,這是第一次在國家層面正式為無動力類游樂設施確定名稱和定義。無動力類小型游樂設施是指不帶電動、液動或氣動等任何動力裝置的,由攀爬、滑行、鉆筒、走梯、蕩秋千等功能部件和結構、扣件及連接部件組成的,主要適用于3-14周歲兒童娛樂用的游樂設施。

  (二)無動力類游樂設施行業過渡到戶外無動力樂園的時代背景

  二孩政策的全面放開、人們物質生活水平提高、消費意識的不斷提升很大程度上影響了兒童消費市場的預期,新政將為兒童相關產業帶來極大利好,盈石集團研究中心的研究顯示,補償性生育高峰將快速有效地推動兒童消費升級,促進兒童產業加速發展,為兒童產業的繁榮奠定了穩固的需求基礎。然而在這一群“80后”、“90后”父母為新一代消費主力人群的背后是對品質、體驗、新潮、互動型戶外“溜娃”空間的極度需求,親子游市場熱度持續上升,從而助力了戶外無動力樂園的出現。

  另一方面,自從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以來,與世界各國交流、經濟往來、文化融合度越來越高,歐美許多無動力游樂設施世界頂級品牌紛紛也進入中國市場,中國無動力類游樂設施行業和歐美行業領先品牌交流也愈發頻繁,中國行業也不斷地向歐美行業領先品牌學習、總結及合作,與歐美行業差距也在逐步縮小。這也為我國從簡單堆砌無動力設施的“游樂場”發展到戶外無動力樂園提供了強大的推動力。

  這些有利因素都將帶來戶外無動力樂園行業巨大的市場潛力,使市場容量呈井噴式發展趨勢。雖然有諸多利好因素,但仍有許多制約行業發展的不利因素急需解決。

  (三)我國戶外無動力樂園蓬勃發展,但運營管理與行業標準嚴重滯后

  2015年之后,隨著行業整體對用戶體驗的逐步關切,更多獨立運營的“樂園”真正走向市場,正式揭開了戶外無動力“樂園”的發展序幕。

  據業內人士不完全統計,全國目前以“戶外無動力樂園”為特色開展經營的園區有近千處,單體投資為200萬-2000萬元。這其中,從立足設計服務的景觀建筑公司到家族作坊式生產企業紛紛涌入市場,產品供給能力與質量參差不齊。

  從外行人看來,戶外無動力樂園好看、好玩、投資低、落地快。然而,從專業角度來看,遠遠不止于表象看到的那么簡單——戶外無動力樂園存在很高的安全門檻,從設備的結構設計、配件質量、材質強度到設備間的安全距離把控、甚至小到植物選型等等,都有非常嚴格的標準與很高的技術含量。同樣,由于戶外無動力樂園多數服務于親子家庭客群,且以戶外環境為載體,在運營端的要求也非常之高。

  從設備本身安全來講,中國較為急功近利,往往只快速模仿其外形,忽略其核心的結構設計及安全把控,這導致了國產設備的良品率非常低,返修率非常高并存在較大安全隱患。以保修期限來說,歐美年限基本上是2-25年,但中國通常的現狀是免費保修1年。

  從行業法律法規來講,歐美等發達國家執行的相關安全標準均為強制性執行。但反觀我國,雖無動力類游樂設施行業在2012年6月1日開始執行【GB/T27689  2011】《無動力類游樂設施兒童滑梯國家標準》,但遺憾的是,此標準為推薦型國家標準,而非強制認證。這導致了行業生產企業對國家標準不夠重視,嚴重的甚至視而不見,產品隨意生產,缺乏質量和安全意識,使得市場上充斥著大量不符合安全標準和粗制濫造的產品,這對行業主要使用人群兒童人身安全造成巨大的隱患。解決的根本辦法就是出臺強制性國家標準,加強行業監管,提升行業準入門檻和整體水平。

  二、中國戶外無動力樂園的發展趨勢

  (一)“戶外無動力樂園+教育”,理念突破、空間突破與課程突破

  戶外無動力樂園是將兒童室內教育與戶外教育連接起來的有價值的場所。戶外無動力樂園將游樂設施充分地與自然場地結合,能夠激發兒童的求知欲、創造性和獨立能力。戶外無動力樂園的發展除了與時俱進的不斷更新游樂設備、豐富游樂主題外,還應該從另一個角度回歸教育,與教育深度融合創新性發展,重視兒童綜合素質教育。

  一方面,突破傳統教育理念,寓教于樂。運動技能、空間感和創造力是兒童教育中最為重要的幾個方面,而戶外無動力樂園為培養這些能力提供了最佳條件。戶外無動力樂園與教育的融合,將打破傳統教育方式的弊端,針對不同年齡段兒童的特點,將枯燥的學校和家庭教育變得生動有趣,將兒童引入主動學習和創造探索中去,提高兒童的身體素質、身體協調性、創新能力及社交能力,從而寓教于樂。

  另一方面,構建戶外研學體系,研發課程。戶外無動力樂園與教育的融合形成了一種開放的教育方式,沒有系統性的深度學習課程,戶外無動力樂園只是停留在表層的兒童益智游樂,不能充分發揮其教育功能。通過有針對性地構建素質教育類、自然類、地理類、體驗類等多種類型的活動課程,實現研學課程的主題化、系統化,能實現戶外無動力樂園與教育的深度融合。例如長沙的“貝拉小鎮”通過將兒童訓練、游樂的規劃與場地地理資源充分融合,同時針對3-15歲兒童自主研發五大類兒童素質訓練課程,促進兒童綜合素質全面發展,打造大型寓教于樂主題性戶外親子樂園,目前年接待量達到40萬人,在戶外無動力樂園與教育的結合嘗試方面走出了初步的探索。

  (二)“戶外無動力樂園+鄉村”,強勢導流、鄉村再造與城鄉共榮

  戶外無動力樂園不僅是一個獨立的兒童樂園,更是未來很多綜合體項目的核心業態中必不可少的內容,也是區域引流的重要工具。隨著親子旅游市場的深度開發,打造系列個性化、情感化、休閑化、教育化的鄉村親子旅游產品,促進鄉村旅游新發展,戶外無動力樂園與鄉村融合發展的鄉村旅游新業態應運而生,并發揮了重要作用。

  其一,帶動區域經濟發展,助力鄉村振興。戶外無動力樂園的親子屬性(家庭出行、停留時間較長等)將帶動鄉村旅游其他要素的發展,如餐飲、親子住宿、農業休閑等,從而帶動當地村民參與到旅游業態中,發展鄉村旅游經濟,助力鄉村振興發展。

  其二,創新利用鄉村資源,彰顯當地特色。充分挖掘當地鄉村文化元素,結合鄉村環境,創新利用鄉村的農作物、舊物、農業生產工具等鄉村資源,通過抽象創意包裝,融入現代游樂理念,把戶外無動力樂園打造成強參與度的鄉村游樂產品,從而提升鄉村的吸引力和體驗性。

  其三,突出戶外自然探索,豐富游樂體驗。“自然、隨性、淳樸、簡約”是鄉村親子游最大的優勢。在戶外無動力樂園產品設計中,與鄉村戶外自然教育基地相結合,針對不同年齡段孩子的特點,設計符合他們心智發育需求的益智性鄉村戶外游樂設施,并將課堂知識與鄉村自然相融合,引導孩子在玩樂中探索知識、快樂學習,豐富鄉村游樂體驗。

  其四,打造鄉村社交平臺,擴大親子社交圈。鄉村親子游中家長期望之一是通過旅行孩子能夠融入鄉村,認識更多同齡伙伴。戶外無動力樂園的強互動性可以作為家庭親子社交基地和平臺,同時建立家庭、學校與鄉村之間的聯系。例如,以成都郫都區紅光鎮多利桃花源項目為例,項目以3000平米的無動力游樂園為載體,深度融入了多利農莊“從田園到餐桌”的有機農業種植理念與品牌優勢,分為六個小組團,分別通過游樂體驗表述了有機農業種植過程中的水環境、土壤改良、生物育肥、種子培育、生產管理及果實篩選等六大工藝流程。配合周邊高端文化精品酒店、田園帳篷營地、國際萌寵樂園、一米菜園都市農場等產品,共同組成了一個具有鮮明鄉村特色和強大引流能力的產品包。

  (三)“戶外無動力樂園+景區”,業態創新、運營創新與產品迭代

  在中國文旅行業高速發展的背景推動下,戶外無動力游樂設施因自身特性(游戲、互動、交流等)在主題樂園、景區等領域中扮演的角色逐漸加重。戶外無動力樂園與景區的融合發展可以豐富傳統景區游玩項目,有助于活躍景區游玩氛圍,增強景區二次消費。

  首先,豐富景區游玩項目,升級游樂體驗。戶外無動力樂園與傳統景區游樂項目的區別在于主動娛樂和被動娛樂。傳統景區的游玩項目游客沒有選擇如何活動的權力,而無動力設施比如秋千、滑梯,玩法種類多樣,因玩耍者不同年齡、不同心情、不同時段,可以創造出各種玩法,升級玩耍者的游玩體驗。

  其次,構建社交游玩氛圍,提升重游率。戶外無動力設施能激發兒童和其他使用人群自身的運動天性,在游玩過程中加入互動、互助和共同達成目標的元素,通過激發玩耍者內心的成就感和自信,促進游客之間的互相挑戰、競爭和交流,從而構建一個覆蓋人群社交的游玩氛圍,吸引顧客多次游玩。以成都藍光水果俠樂園內的無動力游樂區為例,引入了先進的進口設備,同時結合水果俠樂園自身的文化特色與市場定位,打造了非常具有吸引力的大型組合設備,園區開業以來,已經累計接待游客量70萬人,成為藍光水果俠項目最具特色與人氣的主題片區。

  最后,“小、輕、新”投入,常換常新。戶外無動力樂園因其投資小、體量輕(對土地性質無要求)、產品新,較快的落地周期和極強的主題性,有助于傳統景區快速實現內容更新,常換常新。

  (四)“戶外無動力樂園+度假”,目的地升級、氛圍營造與深度體驗

  根據市場最新數據顯示,80后家庭群體大多有帶孩子出游度假的需求,更加關心兒童設施與服務等相關問題。在這類需求刺激之下,國內親子度假市場迅速升溫,針對親子客群的“度假+樂園”形態的文旅產品層出不窮。戶外無動力樂園與度假的融合可以提供滿足全年齡層次共同參與游玩的親子度假產品,構建生態型寓教于樂的家庭戶外度假中心,打造家庭親子一站式“輕度假”目的地。一方面,營造度假地場景氛圍,延長游玩時間。根據不同年齡段對兒童活動空間及內容進行不同的設計,充分利用無動力設施設備的結合,通過不同區域不同的主題來營造場景氛圍,為大人及兒童提供場景沉浸式游樂體驗,增強消費者黏性,最大強度增強顧客的停留時間和復購次數。另一方面,強化零距離親子體驗,促進親子互動。在度假區域戶外無動力樂園中,實施零距離親子體驗計劃,設計以兒童為核心帶動家長和孩子互動的游樂設施設備,提升家長的參與度,實現親子互動。

  (五)“戶外無動力樂園+IP”,IP資源變現、主題升級與運營掘金

  中國兒童樂園市場進入自由行時代,越來越強調樂園的品質與深度,強調個性化、差異化的游樂體驗。戶外無動力樂園逐漸在游玩項目上實現主題化,但內容缺乏更好的包裝。作為兒童戶外游樂和家庭互動項目,戶外無動力樂園與整體文創IP的創新融合發展,應用全年齡層喜聞樂見的IP進行有效包裝,或者融合自身文化、地域去新創IP、制造故事,樂園里有了IP主題,也就代表樂園有了靈魂人物,從而打造獨一無二的亮點和特色,實現樂園與IP的共贏。

  其一,因地制宜,增加IP的線下價值。一方面與知名IP融合,樂園憑借知名IP自身吸引力獲得流量,帶動樂園人氣;主題IP與游樂設備的融合可以更好的增加IP落地與變現途徑。另一方面是與新創IP融合,在戶外無動力樂園的設計中不再是單一的設備配置,通過融合地域文化新創IP,可以幫助游樂園打造品牌,凸顯主題,達到差異化效果。因地制宜的選擇與IP的融合發展,逐步發展整體文創產業,形成產業鏈,可以實現IP的線下價值與樂園的共贏發展。

  其二,深入融合,實現更好內容包裝。IP與樂園的融合不僅僅應該是在設備外觀上結合IP形象,更應將IP的文化內涵融入到樂園中去,將IP的故事足夠深地融入,充分發揮出IP優勢。一方面是硬性融合,即在設備場景營造方面與IP故事內容相結合,注重立體空間的布置,呈現IP故事視覺效果;另一方面是軟性融合,即讓IP角色人物參與到戶外無動力樂園的各項活動中去,如由IP角色帶領兒童參與游玩,講解樂園故事活動線索等。

  三、中國戶外無動力樂園行業的創新探索

  (一)成為多元業態綜合發展的“黏合劑”

  有人流,就有現金流;有人流,就有信息流;有人流的地方,就是各類業態爭先恐后扎堆的地方。中國戶外無動力親子樂園本身強大的引流能力,不僅滿足的了需求端不斷增長的親子家庭休閑度假需求,更在供給端為“新零售、新教育、新度假、新體育、新餐飲、新美業“等多種新業態提供了精準到達線下客戶群體的渠道和方式。

  以中國戶外無動力親子樂園為關鍵吸引物,在其周邊布局主題酒店、文創零售、兒童教育培訓、青少年體育培訓、親子主題餐飲、文化娛樂乃至養生美容等多種新興業態,將共同形成一個全新的“親子家庭休閑綜合體”。與以往依托城市中心大型室內空間不同,它將戶外自然、生態、低租金、低能耗等優點充分發揮出來,將極大的改善消費者的使用體驗。

  (二)凸顯“主題化”特色

  回顧中國戶外無動力親子樂園30年來的發展歷程,從形式無到有、規模從小到大、功能從簡到繁、地位從配套設施到核心業態,如此這般的變化,無不說明了中國戶外無動力親子樂園始終伴隨著市場與消費者需求的變化應運而變。

  未來5-10年,中國消費者的口味將成為全世界最挑剔和最難以滿足的,中國戶外無動力親子樂園假如僅僅滿足于解決“功能性”需求,會變的越來越不合時宜。這時候,如何通過使用體驗、文化融合、理念傳達、IP與品牌的占位等方式滿足使用者的“心理性需求”,必將成為決定企業與行業生死存亡的問題。

  “主題化”的過程,恰恰是能同時滿足使用者“功能性需求”與“心理性需求”的重要方式。通過親子無動力樂園,講述一個打動人心的故事、創造一處奇幻紛呈的主題場景、開展一次寓教于樂的課程。

  “主題化”將通過景觀營造、設備包裝、交互技術的深度融合,以樂園為“舞臺”、以管理運營者為“導演”,以使用者為“演員”,每一次都帶來觸動心靈的體驗,久而久之,就能將文化、理念、IP與品牌深深植入一代又一代的消費者心里。

  (三)可能成為重要與精準的線上流量入口

  5G技術在中國,正在以超乎普通民眾想象的速度快速推進。在觸手可及的未來,5G技術的快速普及,會實現物與物、人與物之間非常便捷的互聯。中國戶外無動力親子樂園因其鎖定的核心消費客群——以少年兒童為核心的親子家庭客群——是最舍得花錢、最善于學習、最擁抱未來的客群。通過樂園內運用技術與設備和游玩方式的融合,能夠輕易的把這個核心客群從線下樂園導入到線上移動互聯網端口,從而形成非常精準的市場策略。

  通過樂園設備與服務的快速迭代、充分運用O2O思維來對資源進行整合,就能夠相對便捷的形成龐大、高粘性、穩定的優質流量。基于這樣的流量入口,會誕生出更多新的商業模式與爆款產品。

  四、戶外無動力樂園行業的前景和展望

  (一)文化旅游產業市場未來空間巨大,戶外無動力樂園將引領細分市場的供給側改革

  隨著中國經濟發展、國民收入提高,旅游行為已然大眾化。2017年,中國國內旅游市場游客規模達50億人次,中國居民國內旅游總花費達4.6萬億元,國內旅游市場正大放異彩。從行業趨勢看,中國的旅游業總量不斷放大的同時,增速出現放緩的苗頭并進入到新的發展階段,但是市場空間仍然是巨大的,國民旅游的需求持續旺盛,同時也對產品和服務提出了更高的品質要求。

  在這樣的因素綜合作用下,中國親子游市場已經占據了非常重要的地位,行業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十一小長假,親子出游市場規模占到了國內旅游市場近30%的比重。然而,因為新的親子出游客群有信息更新快、見多識廣、知識素養高、對服務要求高等顯著的群體性特征,過去二十年來建設落地并取得一定成功的存量旅游產品已經逐漸不能滿足新世代親子家庭日漸拔高的品味和更加復合性的需求。新興的戶外親子無動力樂園業態,因其高顏值、高品質、強體驗、多功能、離城近、生態佳等優點,已經逐漸成為親子家庭周末節假日出游的熱門選擇。

  (二)人口結構調整帶來巨大改變,戶外無動力樂園天然契合親子出游市場熱點,將成為親子游市場主力軍

  隨著二孩政策的全面放開,中國家庭的結構和消費方式也正在經歷一場重塑。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的人口增長率雖然為負,但是,新生兒中二孩出生數的占比已經達到了51%。到2018年,全國新出生人口達到了1500萬人。中國的“90后”人口達到了1.75億人,年齡在19-29之間,已經全面進入適婚年齡,并且大部分已處在適宜生育的年齡階段。他們普遍高學歷、高眼界,沒有經歷過物質匱乏的年代,所以呈現出顯著的“重體驗、重品質、追新潮”的消費特征。中產階級崛起、旅游消費升級、二孩政策開放的疊加效應催生出龐大的親子游市場,“帶娃出游”已成為旅游市場的主流消費趨勢。數據顯示僅2018年上半年,就有近40%的親子家庭用戶出游超過3次。

  從百度搜索指數我們可以發現,2017-2018年間,“親子游”話題的搜索量在時間上呈現出明顯的分散特性。不再僅僅集中于7、8月份的暑假期間,3、4月份的搜索量同比增長接近30%和70%,由此可見,隨著親子出行的不斷普及,錯峰出行、日常出行、周末出行已經成為親子游的常態,甚至在全年的時間跨度下都能保持相當的熱度。展現了親子游市場對文旅消費的強大拉動力。

  從消費習慣上看,呈現出如下幾個新特征:其一,由以孩子為中心,發展到合家歡。這一現象在“90后”受訪者和一二線城市的父母之中尤其流行。他們認為在攜帶年幼的孩子出游時,在認同以孩子的需求作為消費決策的關鍵依據的同時,認為家長在出游過程中的需求也應該得到尊重,甚至希望有親子雙方共享的產品形式,能夠讓雙方都從出游行為中有所收獲。其二,認為帶孩子出來玩,花錢不是問題。近五成的受訪者表示,全年的親子出游活動花費的金錢在人均5000元左右,甚至有18%的消費者每年親子出游的人均消費超過了10000元,只有不到20%的消費者表示這一數據在3000元以下。其三,幼兒家庭以休閑為主,大童家庭以游學為主。帶著0-3歲孩子的家庭,更傾向于選擇風景優美的鄉村、農家樂與海島。4-12歲的年齡區間里,更傾向于選擇具有文化科普類、修學體驗和動植物認知等產品。更多追求“寓教于樂”,在玩中學,收獲知識與快樂兩不誤。在這樣的市場需求與消費行為特征之下,親子無動力樂園產品恰好能夠最大程度的契合所有需要:一是通過落位于城市近郊優良生態環境中的樂園,用最低的時間成本解決城市親子家庭平時戶外活動時間短,缺少對自然的認知與接觸的問題;二是在通過專業游樂設備滿足兒童的游樂天性之外,通過專項課程的設置滿足寓教于樂的學習需求,同時關注到父母休閑的需求,為家長設計活動和課程,以保證孩子玩樂的同時,父母也能得到休閑放松和舒適體驗。

  (三)城市化與逆城市化浪潮疊加出現,戶外無動力樂園必將融合城鄉發展空間

  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統計顯示,到2018年,中國的城市化水平(城鎮化率)達到了59.58%,接近60%。相比1978年中國城市化進程剛剛起步時的17.9%,增長了42個百分點。雖然在短短的40年間取得了這樣的發展成就,但是距離發達國家75%的城市化水平依然有15%左右的發展空間。

  在中國的城市化率不斷提升的同時,也暴露出一些片面追求城市面積擴張、城市人口規模增長的發展弊端:城市公共空間較少、城市綠地率較低、城市污染嚴重、城市人口密度過大等。這些都導致了在廣大城市中,適合親子活動的戶外空間十分稀缺。周末節假日,大量的親子家庭涌入公園綠地、博物館、游樂場、商業購物中心等空間,導致這些場所人流密度非常大,作為使用者的親子家庭在其中并未收獲良好的消費體驗。久而久之,城市里長大的孩子已經不知道如何與戶外的自然環境和諧相處,這也是他們童年中巨大的遺憾。

  這樣的現實需要,在中國的一、二線城市居民之中已經開始催生出逆城市化的思潮,伴隨各大城市汽車保有量的快速提升,人們開始涌入城市周邊的鄉村、農場、郊野公園、森林公園等生態空間中。但是,由于市場需求的發展速度已經大大超過了城市周邊戶外產品的更新速度,整體產品呈現出兩個極端:要么采取保護性開發的策略,好山好水好無聊;要么采取急功近利的開發方式,過度迎合市場的訴求,產品呈現出粗糙、丑陋,經營不可持續。

  在這種城市化與逆城市化浪潮交相作用的發展環境之下,可以與自然環境深度融合的親子無動力樂園就將天然的承擔起滿足市場需要的作用。一方面,以高標準、高顏值、現代感、設計感體現城市化帶來的理性之美,并將其導入城市核心區之外的生態空間;另一方面,以環保節能的無動力性能、高參與度的游樂方式、與生態空間的形態可通過主題性設計實現高度融合,從而更加充分的將自然之美提供給城市消費人群加以體驗。

  (四)國家全面提高產業發展的質量要求,戶外無動力樂園將被賦予更多產業功能

  從2016年開始,國家開始培育以產業發展為驅動力的特色小鎮,國家、省、市三級都設立了相應的評選標準與扶持資金。2017年,田園綜合體作為中國鄉村產業發展的創新模式得到國家層面的倡導與推廣。國家所倡導的這兩種方式,有別于城市空間的發展,又在某種程度上可以看作是城市思路的延續——通過產業導入驅動區域發展,從而全面提升中國鄉鎮的發展質量、改變中國鄉鎮的發展面貌。

  然而,進入2019年,以成都秀麗東方、北京洼里鄉居樓、北京蟹島度假村等休閑農業項目因為土地合規問題接受有關部門查處,被迫部分拆除或關停整頓。與此同時,全國范圍內特色小鎮地產化、產業發展空心化的新聞不時見諸媒體。從這樣的現象不難看出,在全國范圍內土地政策監管日益嚴格的今天,管理者希望達成的目標是土地空間的精細化開發與高效益開發,這樣的目標恰恰有賴于產業要素的有效植入與長效發展。

  擺在投資者與管理者面前的解決方案只有兩個:一是結合當地產業基礎或資源條件,將單一產業發展到極致,形成獨特的競爭性壁壘,然后通過貫通產業鏈環節,吸納更多的產業要素和產業人口,最終提升區域發展質量;二是通過引領性的產業要素——例如文旅產業與休閑產業要素——的導入,先將消費人流與產業人口導入,再搭配不同的業態共同形成完整的產業融合發展閉環。方案一需要較長的過程,方案二則更注重產業要素之間的匹配與整合。

  從這個角度來看,戶外親子無動力樂園作為文旅產業與休閑產業的新業態,對城市人口有非常強烈的吸引力,完全有條件作為城市近郊的特色小鎮與田園綜合體產業解決方案的啟動性項目引入,通過將親子游樂與當地的生態環境與民俗文化的融合表達,將城市消費客群引入城市近郊的鄉鎮空間,同時也引入各種合作業態,形成立足鄉村、服務城市、提升環境、導入資本、增加就業、傳承文化的平臺與載體,真正助力產業融合與城鄉融合的實踐。